第二章


第四節    重生的代價



抬頭,陽光穿過屋頂上的大洞稀稀疏疏撒了下來。低頭,一地雜亂中是Philious沈睡的身影。雖然還有點惱怒,但,面對著Gabriel沈重的表情,Kafka也不忍再說些什麼。

Gabriel:剛才那個聲音,那個說話的聲音是Korl。

Kafka:你聽得出來嗎?

Gabriel:嗯。

Kafka:小心...背叛者...

Kafka:他指的該不會是那個變形怪吧。就是我們上次出海去救你的時候,在船上遇到了一隻Doppelganger,它變成船員的樣子,花了我們好大的工夫才找出來。難道Korl的意思是說這島上有變形怪嗎?

Gabriel:無論如何,這個人可能混在奧瑪教會裡面。我想,可能要把這個人找出來。

Kafka:可是要怎麼查呢?

Kafka:上次我們是運氣好,打傷了它,靠傷口才認出來的。你要怎麼查?

Gabriel:我也不知道。

Kafka:還有Gaalendoff的事情呢,你要把他弄回來嗎?

Gabriel:怎麼做呢?

Kafka:二十萬塊。

Gabriel:二十萬塊就能把他變回來嗎?

Kafka:可以做個Golem。

Gabriel:二十萬塊能做到什麼程度?

Kafka:Iron Golem吧,或者如果做成一副盔甲的形狀也可以。

*Gaalendoff:有沒有好一點的材料啊,我要什麼秘金、秘銀的。
*Kafka:Iron Golem好耶,+2武器才打得到,還會放毒氣。

[眾背後靈開始陷入瘋狂搞笑地獄]

*d'Artagnan:不是每個人會噴毒氣嗎,從屁股...
*Gaalendoff:有的人是從嘴巴...
*Gabriel:好低級喔,你們說這種廁所笑話。
*DM:十八禁連發。
*d'Artagnan:把屍塊拼一拼,做Flesh Golem也不錯。
*Gabriel:對啊,我們之前在碉堡有打過一隻噁心的Flesh Golem。
*Philious:我覺得玻璃比較強耶。這樣打架都不用打了,把他推到前面就好了。
*Gaalendoff:可不可以裝金剛飛拳啊。
*d'Artagnan:嘴巴還會噴瓦斯。
*Philious:木蘭飛彈。打電話跟原子光研究所申請加裝光子力引擎。
*Kafka:盔甲比較酷。
*Gabriel:不存在的騎士...只有盔甲看得到。
*d'Artagnan:附在掃把上也不錯。還可以拿來騎。果然是聖「騎」士。或者和Lucia合體,變成雙面人。
*Gaalendoff:...
*Gabriel:反正就是盔甲跟Lucia的身體選一個,你自己決定好了。
*Gaalendoff:有沒有好一點的選擇啊。
*Kafka:還有Golem。
*Gabriel:那就是三個選項選一個。
*Gaalendoff(啜泣):...盔甲...盔甲。

Kafka:就用Philious之前穿的那件盔甲好了,反正他本來就打算賣掉籌錢救Gaalendoff。

Gabriel:那,那不太好吧,那件盔甲是紅色的,上面還有戰神教的標記。

Kafka:沒關係,反正盔甲要重新修改。

*Philious:那件超棒唉,那可是戰神穿過的,有神力喔。
*Gaalendoff:用膠紙貼一貼,把mark遮起來就好了。要不然還可以把它烤漆烤成白色的。
*Philious:這樣可以混入戰神教。還可以裝成戰神。
*Gabriel:可是我們沒辦法跟他走在一起。
*d'Artagnan:可以躲在盔甲裡面。
*Philious:可不可以穿在身上,強殖裝甲!

[眾背後靈再度陷入瘋狂搞笑地獄]

*d'Artagnan:盔甲要多開兩個洞,這樣就有四隻手了。
*Philious:戰鬥他戰鬥,施法我施法。
*Kafka:千帝一人團。
*d'Artagnan:可以把隊友穿在身上。
*Gaalendoff:小心我勒死你,我跟你講。
*DM:那你們要做男盔甲還是女盔甲啊?反正是魔法盔甲,身材可以自己決定。
*Gabriel:拜託,我受不了這種噁心的東西。
*DM:可以作成那種給女性角色穿的那種三點式的,有意識,還會合體。啊,再搞下去又變成十八禁的了。
*Gabriel:這...好變態喔。
*Kafka:那打架受傷要算誰的。
*d'Artagnan:打中算人的;沒打中是被盔甲擋到,所以算盔甲受傷。
*Kafka:那壞蛋不都專門砍他,反正不管怎樣都會打中一個。
*Gaalendoff:那受傷是不是要找鐵匠來敲敲打打。
*Gabriel:變成綠野仙蹤了。
*Kafka:鐵樵夫...
*Gaalendoff:救命,我要怎麼寫Replay啊!?
*DM(主持公道):好啦,反正就是一個活動的盔甲就是了,不能拆下來穿。
*Gaalendoff:早知道還是選Golem算了...
*DM:可是Golem走在路上會比較引人注目。
*d'Artagnan:空空的盔甲就不引人注目嗎...
*DM:你可以放點東西在裡面。
*d'Artagnan:那我們可不可以放一些箱子櫃子的,可以藏東西。
*Gaalendoff:對啊,我還可以幫你們搬裝備。
*d'Artagnan:還可以把金幣丟進去,當存錢筒。
*DM:走路還會叮叮咚咚響。
*Gabriel:笑到受不了了...拜託你們快點把他做出來好不好。

Gabriel:那大概要花多少時間?

Kafka:因為我現在沒什麼人手幫忙,時間可能會長一點。

Philious:我對打造盔甲的技術還有點研究,我可以留下來幫忙。

Gabriel:我沒辦法,因為我還有一些教會的事情要處理。

Kafka:嗯...大概兩個月就夠了吧。

Gabriel:那就拜託你們囉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Gabriel的馬車才消失在視線之外,一股熟悉的魔法波動就在腦中響起。不出所料,雖然魔法形成的感覺不是那麼清晰,但還是能分辨的出Ronderick的聲音。

*d'Artagnan:鈴!鈴!電話響了。
*Kafka:還是當法師比較好。

Ronderick:Kafka,跟你講一下大陸這邊的情形。目前戰神教因為受到某些原因的阻礙,所以整個行動可能要延後幾個月。

Kafka:那你那邊開打了嗎?

Ronderick:打了,又跑了。

Kafka:打哪裡,戰神教嗎?

Ronderick:破壞行動,破壞戰神教那個海港啊。

Kafka:那我在這邊牽制奧瑪教好了,你繼續加油啊。

Ronderick:受到這個打擊之後,他們要重新造船可得再多花點時候。

Kafka:謝謝你這個消息,那我也告訴你一個消息,奧瑪教皇這邊暫時也不會出兵。我還要問你一件事,你能不能連絡到暖爐教的人?

Ronderick:要幹什麼?

Kafka:說服他們不要發動聖戰。

Ronderick:聖戰?什麼聖戰?我從來沒聽過這回事啊。

Kafka:你沒聽過這件事?

Ronderick:沒有。

Kafka:好吧,那就算了,不過還是拜託你幫我連絡一下暖爐教的人。

Ronderick:嗯,沒問題。

結束通話之後,一股疑惑的陰影開始在Kafka的心裡盤旋,Ronderick應該不至於說謊,暖爐教那邊竟然完全沒有任何聖戰的跡象。那,那天在奧瑪教會顯現的神蹟跟聖戰到底是怎麼回事..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太陽漸漸西沈,透過窗簾的縫隙,在房間裡撒上了幾條眩目的軌跡。靠在另一個角落的,是Gabriel微微瑟縮的身影,靜靜地回想今天的遭遇。

至少,Gaalendoff的事應該算是有個結果了。可是偏偏又冒出了Korl的警告。如果真有變形怪混進了教會,在這戰爭前夕的風暴裡,絕對是個大麻煩。

這也是第一次,Gabriel開始懷疑起自己當初解散宗教審判團的決定。雖然那些自大又陰沈的傢伙向來就不是什麼討人喜歡的角色。但在這種需要收集情報的機密工作上,失去了他們的助臂,還真是讓人動彈不得。

一聲輕咳打斷了Gabriel的冥思。回頭,半躬著身體的老婆婆牧師正慢慢地直起身來。

老婆婆:教皇找我有什麼事,請吩咐。

Gabriel:有幾件事請你安排一下,第一,傳令下去,讓大家開始在島上建築防禦工事,儘可能防止敵人從海上來的攻勢。

*Kafka:海戰要怎麼建工事啊...
*d'Artagnan:蓋箭塔、生烏龜。
*Gaalendoff:造砲車。
*Kafka:我用炸彈兵把你炸掉。

老婆婆:可是...這...聖戰才剛剛開始,大家情緒都很激昂,您如果要採取守勢的話...

Gabriel:克•柏登斯是我們最後的據點,戰神教那邊正在大張旗鼓的建造船隻,而且蝴蝶島那方面也一直動向不明。先鞏固自己才是目前最好的策略。

老婆婆:是,那就照教皇陛下的意思去做吧。

Gabriel:建好工事需要多久時間?

老婆婆(盤算):我想大概五個月吧。

Gabriel:好。另一件事,我有重要的事想要跟蔓菲特斯和迦納爾的教皇商議。你能不能想辦法派人到大陸上送個信給他們兩位?

老婆婆:請問是要派教會堛漱H還是...?

Gabriel:這件事必須祕密進行,不要讓教會其他人知道。最好是僱一些「專業人士」,叫他們私底下送信去。

老婆婆:是,我知道了。

Gabriel:最後一件事可能比較麻煩一點。因為我懷疑有變形怪混進了島上,所以要請你查查看最近有沒有人失蹤或重傷的消息。而且,這件事可千萬不能讓其他人知道,否則一定會造成恐慌。

老婆婆:可是,這...審判團已經被解散了,而且還不能走漏消息,恐怕得花好幾個月才能蒐集得到資料...

Gabriel:那如果先從教會高層跟貴族那邊開始查起呢?

老婆婆(沈吟):那還是需要兩個禮拜的時間。

Gabriel:這太久了吧!

*Gaalendoff:我看還是把所有人抓來大驗血比較快。
*Philious:隨便找個理由,就說教皇辦健康檢查就好了嘛。
*d'Artagnan:島上鼠疫橫行。
*Philious:出征前判定體位。
*Gaalendoff:再不然考奧瑪「托福」好了,奧瑪教義考不過的抓起來。
*d'Artagnan:這樣子可能沒幾個過。
*Gabriel:考過的抓起來。

老婆婆:你現在知道錯了吧,當初我就不贊成你解散審判團。

Gabriel:我不認為這是個錯誤。

老婆婆:不管是對是錯,你現在還有機會彌補。

Gabriel:你是說要重新建立情報組織嗎?

老婆婆:沒錯。

Gabriel:誰來主持,你嗎?

老婆婆:我想我比較適合行政工作。

Gabriel:無論如何,我還是不贊成。我們教會的資源,不應該拿來對付自己人。

老婆婆:以我現在的人力和組織來說,我不認為會查得到什麼。

Gabriel:好吧,反正你就盡量試試看吧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在陽光的照耀下,一點點眩目的火花就在鑽石的每個菱角上躍動著。這樣的景象,要是給矮人Hawkins看到的話,肯定連口水都要滴下來了吧。可是,在一旁的Kafka,卻正以一種如臨大敵的眼光瞪著這枚鑽石,嘴媮暀斷地發出沒人能懂的聲音。額頭上的汗珠,就跟沙漏一樣準確的一顆顆滑落。

突然,一陣沒來由的能量就在腦後炸開來。要不是靠在桌邊,只怕已經跟地板親熱去了。唉,早知道就不要幫教皇的忙,這種什麼靈魂轉移的鬼魔法還真不可靠。Kafka搖了搖頭,試著甩掉眼底那一片血紅色的殘影。

睜開眼,這鑽石還真的有點不一樣了。那光芒似乎黯淡了下來,不,應該說是柔和才更正確。耀眼的火花消失了,取代它的,是包圍整顆鑽石的一層淡淡的亮度。而且,雖然非常不易察覺,但那亮度竟然還會變動,一明一暗地交替脈動著。

沒想到這書上寫的玩意兒還真的有效。Kafka小心翼翼地捧起了鑽石,來到了隔壁的工作室。背對著門的人影,是握著木錘的Philious,一副連著頭盔的胸甲,四平八穩地擺在他的面前。

嗯,看來大家的工作都進展的蠻順利的,只要再把這個鑲進去就行了。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,應該來的及吧..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Gabriel頹然坐倒在椅子上,從無力的手指上滑下的,是一張沒有任何記號跟標記的羊皮紙。

兩個禮拜...兩個禮拜的時間!居然只能查到這樣一點東西,什麼小孩打架、老頭子喝醉酒一類的芝麻蒜皮小事。簡直比酒館媔ヰ漪G事還沒價值。而且,更糟的是,一些關於變形怪的流言似乎也開始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主題了。

難道,奧瑪教會收集情報的工夫,真的都跟著審判團一起灰飛煙滅了嗎。

一陣暈眩的感覺險些就漫過了Gabriel的意識。

不行,要撐著,我不能在這個時候倒下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就像六十多個日出之前一樣,三個身影又聚集在Kafka的工作室內。不過,跟上次不一樣的,一具厚重密不透風的盔甲躺在三人面前的平台上。

該是答案揭曉的時候了,提了口氣,Kafka慢慢地說了一句話。

『你聽得到嗎?』

沒讓大家失望,一個鈍重僵硬的聲音從頭盔的部份傳了出來。

『我•聽•得•到。』

不約而同地,三人的眉頭都跳了一下。雖然比之前印象中的聲音還要死板,不過,這百分之百是Gaalendoff的聲音沒錯。

Kafka:你是Gaalendoff嗎?

Gaalendoff:我是...也許是。

『鏘、鏘』兩聲,是金屬靴落到地面的聲響。Gaalendoff慢慢地站了起來。剛開始似乎還有點不太能平衡的感覺,不過,走了幾步路之後,倒也越來越自然了。若是不知情的人來看,應該勉強可以像個全副武裝的騎士吧。

Gaalendoff:Knight Squire Gaalendoff, Order of the Burning Light,參見教皇。

Gabriel:免禮免禮,很高興能再見到你。

Gaalendoff:Philious,謝謝你。這幾個月來,雖然不能跟你溝通,但是我知道你為我做了很多,謝謝你。不管別人怎麼看你,我相信你。

Philious:我也謝謝你的信任。

Gaalendoff:Kafka,好久不見。

Kafka:嗯,Gaalendoff,有幾件事我必須跟你講一下。第一個,你現在的『生命』是附在一顆鑽石上的,如果鑽石毀掉的話,你恐怕就...

Gaalendoff:鑽石現在裝在哪裡?

Kafka:你胸口右邊。另一件事,不好意思。老實說,因為這是我們第一次做這種東西,不知道會有什麼問題。所以就裝了一個自爆裝置。

*Kafka:其實怕被壞蛋控制來打我們...

Gaalendoff:沒問題,我可以理解。你可以告訴我要怎麼啟動這個裝置嗎?

Kafka:抱歉,不行,這是個魔法裝置。只有我才能啟動。如果你有...需要的話,可以跟我講一聲。

Gaalendoff:好。

Kafka:教皇,你應該要帶他回教會了吧。這是你們的聖騎士耶。

Gabriel:可是,如果這種事被教會的那些人發現的話...

Kafka:這是你創造出來的東西,你就這樣把他丟著。

Gaalendoff:沒關係,我也想留在Kafka這裡。我還要幫他修屋頂。

穿過了Gabriel和Kafka之間快要蹦出火花的眼光,Gaalendoff走向了久命長槍。不知是不是眼花,鐵手套握住槍桿的時候,一股光芒包住了槍身跟盔甲,轉瞬即逝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『就算是夢,至少這還是個好夢。』


上一節 下一節


Author:Tomahaw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