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斯爾(Tethyr)


過去的1500年間,泰斯爾一直是由單一強大的王族所統治,該王族擁有絕對的權力。當國王去世或無法再管事的時候,他的長子就會繼位。王族成員越接近權力中心,他們之間的關係也就越曲折複雜,免不了就會產生不少所謂第二繼承人才「真正」有能力繼位的繼承權爭奪戰。然而這種內亂通常很短,而且一旦事件結束後,整個國家系統就會恢復原狀(直到幾百年後再發生一次繼承戰爭)。

這個循環制度在10年前被打破了。現任的王族是在 350年前掌權,他們在幾個世紀以前就捨棄他們的族姓(現在也沒人記得),只簡單稱自己為「泰斯爾」家族。愛爾曼達四世國王在泰斯爾堡中安逸地統治他的國家,整個王國似乎也國泰民安、四海昇平,但泰斯爾的人民仍有些許不滿。非人類種族的人民被禁止擁有土地,而大部份的人民權利又是依土地劃分,所以非人類種族變成了次等國民。這種情形對精靈族而言特別糟糕,他們被皇家軍隊趕入泰斯爾森林。愛爾曼達四世將這些土地從他們原來的擁有人手中奪走,分給那些承諾進貢更多的貴族。社會地位及經濟上的不公平,加上連續幾年的歉收及寒冬,促發了改革的時機。

然而要推翻一個國王,光憑幾個歉收的冬季是不夠的,還須要摻入背叛的因素。泰斯爾家族的沒落,肇始於一個野心勃勃的將軍,和一位性急的王位繼承人。愛爾曼達王子不想再等待精力旺盛的愛爾曼達四世自然死亡,所以找上了那喜連•夏伯涅將軍,即國王麾下最大的軍隊指揮官合作。夏伯涅的軍隊逼近泰斯爾,還帶來一大群憤怒的農民,夏伯涅向他們承諾土地改革,將他們納為補充兵。有可能成為未來愛爾曼達五世的王子,在接獲密探和顧問的緊急報告時,故意加以忽視。他甚至將過度重視此事的使者加以謀殺或放逐。等到夏伯涅包圍泰斯爾堡之後,保皇人士已經來不及支援了。

依據計畫,當夏伯涅下達攻城令之時(用農民作為消耗品打前鋒),王子的菁英部隊會從秘密入口潛入,清除主要守衛並打開大門。同時,王子(幾個少數能直接覲見國王的人之一)趁機謀殺他的父親。另一隊士兵則放火燒掉所有的叛變證據,最後,王子與將軍會從大火災中走出,宣布成立新的聯合政府。

這個計畫非常完美,只有一點例外:夏伯涅背叛了王子。他的手下在放火燒城時非常有效率,把愛爾曼達王子(和他的菁英部隊)也一起燒掉了。而在同時,愛爾曼達也背叛了夏伯涅,一名被安排在將軍身邊的間諜刺殺了他,並在救援趕到之前,用強酸融解了他的屍體。

更糟的是,所有人都低估了人民對王室的反感。在泰斯爾堡陷落之後,沒有人可以抑制暴動。一夜之間,全泰斯爾最自毫的強大城堡成為一座冒著煙的廢墟。所有值錢的物品,包括上好的地氈、磁器和銀器、傢俱、珠寶、武器、衣飾、防具、繪畫、雕塑等,不是被偷被埋,就是被扯成碎片,成為廢墟的一部份。

混亂伴隨著王室沒落的消息散佈開來。在「九月黑色十日」之間,所有認識(或被懷疑為認識)王族及與王族有血緣關係的人都被斬首。其中還發生了一些諷刺的黑色幽默:有個攀延附勢之徒,謊稱自己是國王嬸嬸第二代表親的第六個外甥的兒子,他無法向憤怒的暴民說明自己只是在「開開玩笑」,而被處以絞刑。

貴族成為最主要的攻擊對象,因為他們是王室的最大支持者。男爵們的城堡紛紛淪陷。只有那些與泰斯爾王族撇清關係,以及有聲望(或夠強大可怕)的地區領導者能存活下來。這些存活的貴族成為決定泰斯爾未來的初期人物。

可以確定的是,繼任領導者的統治風格,只要稍微類似以前的泰斯爾王族,就不會被接受。「王室」在泰斯爾的社會媗雃角F一句髒話。權力的鬥爭持續至今,還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它何時會結束。


譯者:楊伯瀚
本文原刊載於中文化遊戲「柏德之門一」,某些譯名為舊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