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Kotone Wakabayashi] 11 / DAY 4


回過頭我才發現棻妮早已不見蹤影,她跑去哪了?克莉斯汀面無表情地倒在地上,松浦忙著作緊急處置,手跟衣袖上沾染了大量的鮮血,這幕景象讓我勉強克制住的飢渴再度湧上,最後也沒幫上他什麼忙。

我有點在意外面傳來的怪聲,便拿著手槍想出去察看,雖然先前松浦有簡單地對我說明使用法,但老實說我還不知道怎麼瞄準。

走到門口探出半個頭,果然聲音是從走廊的遠處傳來,外頭的景象卻讓我驚訝地幾乎要叫出聲來;有群巨大的狼正緩緩往這邊移動。我趕緊回頭警告大家,米凱爾與松浦都露出錯愕的表情。

這時外頭的狼群似乎發現了這裡的動靜,從門口一閃而過,我趕緊躲到牢房內。

「你們快走帶她走,我留在這裡斷後。」米凱爾表情嚴肅地執起兩把劍,扣開的刀鞘落地。

「這,說不定他們沒有敵意……」我不知所措地舉槍。

「即使我們能逃走,你留在這裡也沒有勝算。」松浦看著他,我們都知道米凱爾現在的狀況很糟,根本不可能獨自面對這麼多敵人。

「現在不是討論的時候了,狼人一族注定要毀滅我們,這是毫無疑問的。松浦,你答應過我會治好她!你要保證她的安全,快走!」

突然間一隻黑色巨狼衝了過來,閃避不及的我立刻被撲倒在地,他用一隻腳踏住我握槍的右手,槍就這麼被甩開了。巨狼嗅嗅我的味道,遲疑了一下。

「放開她!」松浦大喊,朝巨狼開了兩槍,負傷的狼迅速閃開,我趁機起身,又把槍撿了起來。

這時米凱爾已經衝出牢房,四匹狼立刻將他團團圍住,激戰之中狼群雖有負傷,但米凱爾也越來越虛弱了。

我與松浦扶起克莉斯汀,看著地上的刀鞘,總覺得米凱爾剛才的動作似乎是要提示我們裡面有東西。我把它們撿起來,松浦則是一面朝狼群開槍,要我先行離開。

就在我們還跑不到幾百公尺遠,就聽見後方的打鬥聲逐漸變弱。回頭一看,米凱爾已經倒在血泊中,雖然狼群也受傷不輕,但如果拋下他不管必定是凶多吉少。我停下腳步,腦中突然浮現深雪跟我提過的事,她的朋友:金色的狼,難道這群狼人要找的就是……

「你們要找的同伴在我家裡!你們、你們想知道他的下落就快停手!」我回頭大喊,連松浦也嚇了一跳。

低吼的狼群突然安靜下來,在我眼前他們逐漸從巨狼恢復成人類的樣子,他們一共有四個人,三男一女,其中銀白色的巨狼變成一個高大的金髮男子,看起來似乎是他們的首領。而唯一的女性便是體型較小的花色巨狼,她的耳朵被米凱爾砍傷,還淌著血。

「你剛剛說的是怎麼回事。」她小心翼翼地繞著我們走,其他人則把米凱爾的劍踢到一旁,並示意我們繳械。松浦和我互望了一眼,把槍丟到地上。

「我、我們是被抓來的囚犯……你們也看的出來她傷勢很重,可不可以不要再打了?」我無奈地把刀鞘也放在地上。

「喔?可是你看起來不像被關很久的樣子?」

「這……這先不管。我說金色的狼,應該是你們的同伴吧?他之前在我家裡,如果你們想知道他的下落就快停手,否則我們一死,你們就永遠找不到他了。」

「我們不是來跟你談判的,更不一定要相信你的話。」金髮男子不以為然地說。

「我們的同伴受了重傷,需要治療……」松浦連忙幫我打圓場,表示我們沒有惡意,現在手裡沒有武器天也快亮了,根本不可能逃跑,有事可以離開這裡再談。

狼群討相互論了一下,最後決定帶走我們。他們往牢房的另一個方向走出去,黑髮與灰髮的男子輕而易舉地背起米凱爾與克莉斯汀,並拿走所有人的武器。

走出牢房狼群首領指示黑髮男子將裝置好的幾個炸彈引爆。我突然想到牢房裡其實還有一些血族,這樣的話他們只能等死。

「可不可以放過他們,畢竟他們已經沒有抵抗能力……」

「你們這些污染大地的穢蛇哪有留下來的道理?」狼首領斬釘截鐵地說。

我想在親王宅邸放火的大概就是他們吧,這場攻擊的目的究竟是什麼?親王也死了嗎?如果這一切都是巧合,那個叫作泰伯德的血族突然出現在下水道攔截我們,也是很奇怪的事。看著尚在冒煙的窗戶,我突然覺得有些難過,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。

「我們已經盡力了。」松浦試著安慰我,看的出來他一臉疲憊,身上也傷痕累累。

走到牆邊,這群人靈巧地翻過圍牆。我突然想到修列希,拿出手機想看看有沒有人打電話給我。

「喂,你想作什麼?通風報信嗎?把手機給我。」黑髮男子說。

我心不甘情不願遞給他,雙手攀上圍牆,卻發現自己並沒有那麼靈巧。棕髮女性看到這種情況便過來拉了我一把。我注意到她耳朵上的傷勢不輕,便拿出手帕稍微幫她包紮傷口。

「你聞起來跟一般的吸血鬼不同,或許是因為你剛死不久吧?」她突然這麼說,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麼味道?

這時大街上的漢堡店已經關門,也沒看到修列希的蹤影。天就快亮了,首領指示我們坐上一輛休旅車。所有人員上車後他就立刻把窗簾拉上。我看著躺在座椅上的米凱爾與克莉斯汀,都已經陷入昏迷。

「好了,妳剛剛說的狼人是怎麼回事。」

「……在我還沒確定同伴們的安全之前,我不會告訴你的。」

「我可沒興趣跟你談條件,你除了老實說之外並沒有其他選擇。」他露出不悅的表情。

「這、好吧。你們要找的是金色的狼嗎?」我試探地問。

「不是。不過,你繼續說下去。」

「……他昨天還在我家。據我朋友的說法,當時他們遭受不明集團的攻擊,而後失散了。」我一面說一面觀察他的表情。「因為發生很多事,我從前天開始就沒回家。不過我可以給你地址,有興趣的話你可以去查證,反正白天我們也不能活動。」

「你的朋友是誰,跟你所說的狼人又是什麼關係?」

「她說金色的狼是她的朋友,我手機裡有她的電話,打給她或許可以找到那個狼人。」

「朋友?」狼群首領很明顯的對此抱持懷疑的態度,他對黑髮男子使了個眼色。

拿走我手機的人對他點點頭,表示他會去調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車子開了約末三十分鐘,我們來到市區的一棟兩層樓公寓。房子裡連家具都沒有,根本是間空屋。狼群似乎是故意把我們這些俘虜隔開,米凱爾雙手被銬住,與克莉斯汀一同被扔在地下室。松浦被關在一樓,而我則被帶到二樓。

不久棕髮女子來找我談話,我告訴她自己現在非常飢餓,需要血液才能維持理智,否則根本不能回答她的問題。

她表示她不可能弄人類的血液給我,不過會試著想想其他辦法,便先行離去。我找了個角落坐下,昏昏沈沈地睡著了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有人猛然搖醒我,是那個女性。她丟給我兩大袋紅色液體,正當我準備大快朵頤時,突然想到失去意識的米凱爾與克莉斯汀,還有松浦也受傷了……

「……謝謝,這些血液可不可給樓下的人一些?」

「不行,他們都太危險了。而且我是瞞著其他人偷偷拿給你,你不要的話我就丟掉囉。」

聽她這麼一說我也只好趕緊喝掉,瞬間就覺得好多了。看到她受傷的耳朵,我想就算是回禮,就幫她治療。結束之後她似乎也比較願意相信我沒有敵意。

「那,我可以去見松浦嗎?就是樓下那個人,我很擔心他……」

「目前不行。不過你放心,他很好,也已經在休息了。」她滿意地看著自己原本破掉的耳朵,現在已經恢復原狀。「對了,你們是什麼關係?為什麼他要那麼保護你啊?」

對於這個問題我也不知該如何解釋,只說是因為認識很久了。

環顧四周,這個房間的窗簾都已拉上,但我想現在應該是白天。她看我一臉疲憊的樣子,也就沒有再追問什麼,留我在房裡獨自休息。

上一篇


Author:Timeout / Gerbi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