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Feanichan Breillat] 7-2 / DAY 4


從下水道中神情恍惚地出來...不顧一身污泥,振翅便飛∼∼在高處辨識著往醫院的方向,找到的海岸線,漸漸回想起那附近大概的地形....,然後大約在05:20左右,終於看到醫院就在下方了。

妳有一種錯綜複雜的感覺,不知道自己在一團混亂中,還是只想要飛奔到這裡來是為了什麼,也許,對妳來說,不管如何,這裡畢竟曾經是妳的「家」吧。

很快地張望了一下,似乎那些Venture已經鬆弛了戒備,還是判斷你們不會回來,並沒有看到類似之前那些打手一樣的人。於是在沙灘不起眼的角落清理了一下,05:30了。

抬頭看看天色,估計應該還有時間回醫院看看,於是沿著懸崖邊的小路慢慢走上去,至少,至少得去確定一下,孩子們都沒事。搞砸了這麼多,至少,可不希望孩子們也被牽連。

為了不驚動他人,小心地放清腳步,繞道比較偏僻的後院,撥開雜草叢生的小徑,從荒廢的醫院後面繞了過去,....突然,從妳後面傳來一聲尖叫:「啊∼!」是小女孩的聲音。

回頭,安妮熟悉的小小身影撲了上來。

「嗚嗚,棻妮∼!棻妮妳回來了啊... >Q<」

棻妮還是有點扭捏地回著:「嗯...是啊...」

「嗚嗚∼棻妮都跑去哪裡了∼」

「嗯...啊...我去幫...嗯...另一個大姊姊...」提起尷尬的事情,棻妮越說越小聲,索性硬生生轉個話頭:「妳怎麼了,半夜一個人亂跑。」

「.....我、我睡不著....。」安妮低著頭:「睡著了又會做惡夢....。」

「惡夢?妳是說我背後的...他又來煩妳?」

「唔....」安妮抬起頭,小心地瞄瞄,又低下頭。「.....他不是在煩我....他一直跟著妳啊....!」

安妮一臉想哭的樣子,接著說道:「大家、大家都不相信我說的話....。」

「那惡夢...,是?反正我也睡不著,可以說給我聽嗎?」

「那、那棻妮願意相信我嗎?...」安妮被淚水濡濕的大眼睛在月光下更顯得亮晶晶。

「我想一想...嗯...好吧...當然相信啦!不會跟妳開玩笑的...」

「我...我...夢見,棻妮我真的沒有騙妳哦!」強調似地說,又壓低聲音:「我真的沒有騙妳....。」

棻妮輕輕環著小女孩肩膀,坐在地上正經地點了點頭。

「我夢見...海裡面好像有住著一種...不太好的東西....,然後....天上,有一顆紅色的星星....越來越亮...,好像是破了一個洞一樣...。」說著說著,安妮的表情越來越茫然。

「妳常常夢到嗎?都夢到一樣的事?」

「我....我最近一直夢到...這個...,然後...然後海底那個東西,不知道為什麼,....就很生氣...然後大地震!然後海水都沖過來!.....然後...就沒有灣岸市了....。」把頭靠在棻妮的肩膀上慢慢地說。

「沒有灣岸市...沒有灣岸市也好...」棻妮低聲喃喃自語。

「可是大家都死掉了....。」

棻妮突然回神。「對不起,棻妮亂說話,對不起...那妳有沒有看到自己?」

安妮呆了一下,好像沒有想過這個問題,露出有點迷惑的表情。「我自己嗎?...」她偏著頭:「棻妮是說我嗎?..」她有點出神地想著,好像沒聽到妳接下來說的話。

「當然,妳不會想逃嗎?惡夢裡面不都是一直在逃一直在逃...」

「我....我....」安妮的大眼睛直直地望著妳,小臉上卻沒有什麼表情。然後,突然聽到她說:

「....我想起來了,我在海底。」

棻妮一臉疑惑。「誰?妳是誰?」

「我想我在海底吧....,嗯...。」她又重複了一次,點點頭,露出有點愛睏的的表情。

「那...妳在生什麼氣?」

「....唔唔?」安妮揉揉眼睛:「...我沒有生氣阿?」

「嗯...我是跟剛剛那個...算了...對了,安妮,妳真的很特別喔,妳從什麼時候開始夢到這些啊?」

「真的嗎...?可是大家都說我是神經病....」安妮靠在棻妮的懷裡,眼皮有點沈重。

「大家也都說我是怪物...」看著懷堛漱p臉,正經地說:「有時候...特別的人有特別的事要做,我不知道怎樣讓別人...正常的看妳,不過,妳得學著正常的看自己。」

「....唔?」安妮眨了眨眼睛,又用手揉揉。

「譬如說,正常的小朋友應該要上床了...亂跑不好,我送妳回去睡覺,好不好?」

「....可是...可是....」雖然她這麼說,好像真的很睏的樣子,倒在棻妮的懷裡。

棻妮躡手躡腳走到醫院後牆,找個靠近安妮床位的窗戶,設法把她放回去。安妮在自己的小床上睡著了,妳注意到阿珠和阿花也打著瞌睡。

沒必要實在不想再進醫院,轉身到小教堂儲藏室翻翻找找,天快亮了,雖然難忍疲累的感覺,但是順利地在教堂儲藏室的一片狼籍中,找到一些寬鬆的衣物,勉強可以蔽體。

看著四周凌亂,真糟糕,這麼多天竟然還沒人清理,弄成這樣多少還是脫不了責任。不過,轉個念頭想想,這樣也好,索性就在儲藏室窩一晚吧,至少,也許還有點熟悉的味道,也許,觸動了記憶某個角落,今晚...你會再來嗎?

於是,棻妮暫時放棄了逃亡、回憶和思考,在一團混亂的儲藏室中,找了一個角落蜷縮著,有人夢見這個世界毀滅,妳想,也一定有人總是做著美夢....那,可以讓我夢見班嗎?...

上一篇


Author:Timeout / Tomahaw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