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urder City, Sabueso 終曲


基於某種死板的堅持,我站在了法院的大門前,從鎮暴警察的層層盾牆中看去,有些人們正在跪地痛哭,有些人們抽搐般狂舞著,更多的,則只是靜靜杵在原地,空洞的雙眼像極了尚未啟動的AGI。認知解析迴路不斷發出警告,這一切都不符合資料庫中任何相關紀錄,依照標準程序試了幾次連上HOPE主機,卻一點回應也沒,管它呢,嘴角忍不住上揚了0.42秒,也許...我們並沒有相差這麼多。

一名全副武裝的警官終於發現我的存在,慌慌張張往側門的方向比了比,還從旁邊拉了兩個年輕人似乎是要護送我出去,趁他們還沒反應過來,我擺了擺手,就跨步往人堆中硬擠過去,剛開始,咒罵聲伴隨拳腳交疊而來,但漸漸地,不知道是認出了我抑或是四肢的痛覺神經開始作用,我的身邊出現了半徑兩公尺的空曠圓圈。

「出賣公司的叛徒!」

一聲怒吼吸引了我的注意,轉頭,彷彿是個穿著制服的壯年人,他右手一揚,一團高熱的火燄快速向我面前撲來,懶得閃避,只是壓低身形往那人胸前撞去,從衝擊的感覺來判斷,斷幾根肋骨恐怕免不了,不過,除非運氣太差,應該還不至於送命。其實,換個角度,也多虧了他這顆汽油彈,一台高速狂奔還冒著火的機器人想必是個頗為恐怖的景象,四周人群飛快地散去,我隨便挑了棟樓房,一邊爬樓梯一邊拍熄身上的火燄,損傷程度11%,其中八成以上都是人工皮膚,如果交給HOPE的工程部,修復時間估計不超過兩小時,不過現在...無法估計。

推開逃生門,靜靜地坐在天台上,任由雨滴從焦黑的帽沿滑落,這活脫脫就是地球古董偵探電影裡的場景吧,我舉高手,向著遠處某人行了個禮,佩服佩服,只可惜你算錯了一件事,我不會也不能抽菸。從口袋裡摸出了通訊器,隨手敲了敲按下回傳鍵,綠色的字在陰暗的天空下閃閃發亮:

『Porque lo disfruto.』


Author:Tomahaw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