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rewolf: the Forsaken 精靈宿敵


原文請參見官網或實體書。
http://www.white-wolf.com/index.php?articleid=144

狼人的獵場包括物質界與靈界。憤怒自私的精靈與其他狼人就已經是很棘手的敵人了,但狼人還必須應付各種溜進物質界的精靈。這些靈界的流亡者是最常被獵取的目標,也是最頑強的敵人。


附靈(Spirit-Ridden)

穿過險棘(gauntlet)到物質界的精靈必須依附於某種物質上,否則無法長時間存活。有些精靈被迫會附於無生命的物體,但大多數都會選擇生物,尤其偏好人類。人類的智慧足堪利用,卻缺乏能阻止精靈控制他們的超自然力量。精靈們將靈體觸角伸入宿主,製造出一種非人也非精靈的東西。狼人稱這種生物為Hithimu,附靈(Spirit-Ridden)。

附靈中最單純的種類稱為靈驅體(Hithisu, Spirit-Urged)。當精靈將自己附著於人體時,兩者間並沒有真正的共鳴。寄生的精靈只能在宿主心中訴說其需求與慾望以造成影響。而精靈的"低語"也根本不是真正的聲音,感覺較像是稍縱即逝的念頭,比如被某種植物精靈附身的人可能會突然對園藝產生興趣。隨著附靈逐漸掌控宿主,園藝可能會有某種不尋常的偏向,比如特定的植物種類,正與附在他身上的精靈相同。

長期待在同一個體內的精靈將會完全控制宿主。被附身者會相信那些受到精靈驅使的行為純屬自發,而身體上的改變也是與生俱來。他可能會對精靈驅使他去作的事樂在其中,屬於人類的部分逐漸消失,變成一種新的,通常也更危險的生物。


靈據體(Spirit-Claimed)

屈從的靈驅體最後將變成靈據體(Duguthim,Spirit-Claimed)。此時宿主人格與精靈天性融合,比如疼痛的精靈驅使著那些造成痛苦或受苦的人。附著的精靈逐漸取得控制,將宿主轉化為一種新的生物。其人格與精靈相符的特質被彰顯。他覺得沒事,但朋友們會開始注意到他的改變,並詢問他是否安好,或是否覺得"不太像他自己",但他會一一否認。那些他從未參與的事件、不太像現實世界的影像等等新知與記憶竄入腦中。直到身體開始變化,他才逐漸感到恐懼。他會躲起來,對於人格與精靈融合一事,感受從恐懼、接納到最後竟興奮不已。

成為靈據體後的前幾週看起來還勉強像個人類,他能維持原有的知識,也得到精靈給予的。改變外貌需要時間,若非佔據的精靈非常強大,宿主可以永遠維持著近似人類的外貌。若被強大的精靈佔據將逐漸喪失人型。隨著靈魂改變身體也逐漸變形,靈據體的外貌融合原本人類與佔據精靈的特徵。受到樹木精靈佔據的人類將長高長胖、皮膚轉為棕色如樹皮、步伐緩慢僵硬、身上似乎長出樹枝或葉片。但只要他們用長外套、帽子甚至太陽眼鏡等徹底遮掩,大部分的靈據體看起來還是像人類。某些精靈力量(Numina)也可以使他們在短時間內維持人類外貌。

靈據體擁有各式各樣的精靈力量,甚至可以更輕鬆穿越險棘。他們通常會在靈界與物質界兩邊都建立新家,而成為與狼人競爭領地的棘手敵人。


靈盜體(Spirit Thieves)

有時後精靈沒有時間或意願慢慢驅使、佔據與宿主融合。他們直接搶劫肉體,使宿主靈魂陷入沈睡,甚至把靈魂趕出去成為身體還活著的鬼魂。這種可怕的生物被稱為靈盜體(Nanutari, Spirit Thieves)。雖然他們通常不久留,但在宿主體內時可以對物質界造成顯著危害。

直接竊取肉體對精靈而言是一種非常手段。他維持原有的知識,也可以利用新身體腦中的大量資訊,但通常缺乏查閱的架構去理解。精靈或許可以抓到排便與進食的基本概念,但像是基本個人衛生、換衣服等小事將迅速惡化。不到幾天的時間,靈盜體看起來就像是已經在街上流浪數把月的遊民。數週後,一團衣衫襤褸、受傷累累的東西看起來已經不太像人了。

更嚴重的是,在精靈讓出竊取的身體前,靈盜體都將陷於物質界。大部分的精靈為了躲避靈界更大的威脅才會盜取人類身體,是危險的亡命之徒。

附靈與靈盜體是常見的跨界精靈個案,但有些更古老而強大的精靈早已浪逐物質界。這些父狼的宿敵生養眾多,也是狼人永遠的敵人。


天羅地網

傳說中有種肚子鼓漲、外貌可怖的蜘蛛型妖怪,在父狼抓到她並將之撕成碎片前亡命於原初林中、群山之下。然而在這場追逐中,她用那十二隻蜘蛛般的節肢迅速地逃過許多地方,且一路產卵,數以千百計,每個卵都有老鼠頭顱那麼大。險棘出現後,卵開始孵化。

這些卵會孵出如鳥蛛大小的蜘蛛,每隻具有一小片精靈靈力與些微智慧。這些蜘蛛被稱為Azlu,而位居她們心臟中的靈力碎片驅使她們互相聚集起來。她們以一般蜘蛛為食,強化自己,要是有兩隻以上Azlu相聚便會互相融合,變得更大、更強壯也更聰明。那些聚集了許多碎片的Azlu會變的非常恐怖,這種生物可以以一大群蜘蛛、一隻如汽車般大的蜘蛛、有著幾丁質外殼的人型、或是人類與蜘蛛混合的型態出現。除此之外,Azlu可以用蛛網捕獲人類,將其內臟吃完後留下皮膚,穿著人皮作為暫時的偽裝。

Azlu不但吃血肉也吃精靈,因此她們會在兩個世界最靠近的地方織網。那些精靈、狼人用來穿越世界的Loci便成為這些無聲掠食者佈置天羅地網的陷阱。被擄獲的精靈提供靈力,被捕獲的人類提供血液。至於狼人,當然,是能同時提供兩種能源的生物,也是Azlu最喜愛的獵物。


疫病鼠輩

污穢的疫病鼠輩 - Beshilu由恐懼而生,亦被恐懼驅使。傳說在很久以前,疫病之王為父狼的宿敵,他是一個從疾病中獲得力量的巨大精靈。雖然人類與精靈都會被超自然的惡疫擊倒,父狼卻不受影響。被父狼追殺的疫病之王只能逃跑。它在恐懼中策劃了一個鋌而走險的計畫:將自己分裂成千萬碎片,化為一隻隻物質界的老鼠。如此他的氣味會四散各處,父狼便無法找到它施以制裁。但是當父狼被弒,險棘升起,疫病之王在物質界的碎片失去與靈界的聯繫。部分碎片萎縮凋零,但那些存活下來逐漸變強,於是Beshilu誕生了。

Beshilu會聚集成群,吸納普通的老鼠形成複合體,模樣可能像是民間傳說中的鼠王、一小群用尾巴相連的老鼠、半人半鼠的蹣行怪物,或是長腿的巨鼠。

Beshilu的本能驅使他們與疫病之王重聚,因此會瘋狂地囓咬並試圖破壞險棘。這會製造出大量不受控制的Loci,大多被疾病與腐敗污染。狼人們有許多理由必須繼承父狼的滅鼠職責,但這可不容易。極小的通道使得Beshilu的巢穴不易到達,且一大群的Beshilu不須彼此合併也可以共同使用一個巢穴。它們大多都擁有人類的體型與智慧,在數量上也總是大於狼人小隊。除此之外這些鼠輩還帶有疫病之力,在遇到狼人時由於遠古時代被獵殺的恐懼,導致他們極易陷入狂暴。總之,狼人在領地上發現太多老鼠的話,可真的要擔心了。


Author:Gerbi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