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
Lewis的手札



風之聖都Pour Vent是南北大陸國境的絲路小鎮,人口一萬兩千多,靠山,近郊為山地居多。人們以牧羊牧牛為主,春夏之季有很多商隊來往於此鎮,為前往南沙大陸的最後補給地。因此,以人類居多的小鎮上也住著矮人、精靈、與半精靈,但大都用服裝掩飾,以減少不必要的好奇眼光!

六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在酒吧中得知去哨站看看就有一筆賞金,立志要做世界神偷的Lewis開始鼓動隊友,說著走吧!秋天,秋高氣爽是郊遊的好天氣,就當做是露營吧。一面鼓動Pony、d'Artagnan、卡夫卡,一面七手八腳的拉著他們走向紅鬍子矮人開的雜貨店,整裝出發囉!

說起Lewis,身高198cm、體重79kg、藍眼,還真是個很高的盜賊!被師父Kiffer在火之大陸的山上撿回來,接受嚴格訓練,學得一身技能後,開始自食其力受雇於風之聖都中的富商。

在雜貨店中整裝後,隊伍中一共有二位戰士、一位魔法戰士、一位牧師、一位法師以及一位未來最耀眼的神偷Lewis,迫不及待地說快走吧!兩天來回一下子就到了,不要再回家睡覺,現在就出門吧!

走往哨站途中,我們露宿在森林邊的草地上,臥看滿天星空想著此次冒險不知會不會碰到噴火紅龍,想起與師父Kiffer一起冒險,在最後碰到一隻噴火紅龍,師父衝上去屠龍被噴得全身二級灼傷及斷腿的情況下,我背著師父回到風之聖都養傷,我對著自己說著此次千萬不要碰到否則...突然被牧師搖醒問著你有聽到嗎??我說著聽到什麼?有腳步聲!!我說著:達太安交給你吧!達太安用animal lore聽了一聽,往森林深處看去,拍拍牧師的背說不用怕,森林中只有幾隻野狼罷了!

在森林中的清晨,霧迴繞著我們。我們再度踏上未知的旅途。走著走著,遠遠望去看到一座城堡式建築(哨站),目的地就在那!

Hiso說這附近好像有打鬥過的痕跡。放眼望去,周圍一片山丘。的確有打鬥,但是現場已經清理過,沒有留下任何痕跡。回想Kafka在出門前與商隊辦事處的談話,知道他們的商隊被人洗劫,就是這裡嗎?還是再往前一些呢?正思考著...

Hiso大喊著我發現了很奇怪的東西。

一小片金屬深深插入土壁,用著匕首挖啊挖啊!形狀看起來是一把刀全力向前深刺而折斷!可想像攻擊的戰況:毫不留情欲把敵人刺死。

Hiso又說著這看起來是彎刀的刀刃...南沙大陸的武器為什麼會在這呢?

大夥茫然的思考著。

路越走越陡,我們站在山谷入口,只要通過這,就到達我們的目的地了!這時,發現地上有馬蹄印往山谷前去,很整齊,只有往上走卻沒有往下走的痕跡。有人捷足先登了嗎?還是商隊的物品馬車就在這上頭?

都來到這了,Lewis心想,賞金哪可以被別人拿走,煮熟的鴉子豈能飛了,快衝上去看看!

Kakfa說:不可心急,小心有埋伏!Lewis你爬到山頂上看看有無動靜!

90呎高的石壁。d'Artagnan將繩索固定後,Lewis一步一腳印開始往上爬,身手果然矯健,不到數分鐘就快爬到山頂,一時心不在焉手滑了一下,掉落數十呎。底下的夥伴不時大喊著:小心啊!!真令人捏把冷汗!好家在...

更小心的往上爬。忽然Lewis覺得天空變暗啦?後面有團黑影直撲而來!d'Artagnan向我大喊著:小心!有"大鳥"!

電光火石之間,我向旁邊一盪,躲過了!只見一隻鳥頭獅身的怪物,四隻腳踏入岩壁便造成四個窟窿,嚇壞Lewis了!雙手緊抓著繩子。

d'Artagnan拿出弓向怪物射了一箭,咻一聲,只見箭射中它,又掉了下來。皮真厚!箭無法穿過,大鳥又飛向天空,回頭再度攻擊我!

Pony喊著:Lewis快下來,跳下來,我接住你!

我心想:這是什麼怪物啊!離地還有二三十呎!幸運之神保佑我!!Pony你要接住喔!咬咬牙,雙腳往壁上一蹬,往下跳!砰!一聲Lewis壓在Pony身上...好重的Lewis...

在此同時,大鳥轉向攻擊衝往d'Artagnan,d'Artagnan硬著頭皮取出長劍也刺向大鳥。然而,衝力太強了!碰一聲,只見d'Artagnan被大鳥壓在地面,長劍鏘一聲斷成數節,向四周飛散!d'Artagnan吐出幾口鮮血。

Hiso拔出長劍向大鳥攻擊。Gabriel也衝向大鳥,Gabriel雙手發出白光治療d'Artagnan。

Kafka喊:想辦法把d'Artagnan拉出來,否則我無法施法攻擊!

Hiso正要攻擊時,突然一隻大爪由上往下,唰一聲,Hiso舉起長劍格擋...碰!儘管擋了下來,整個身子還是往下沉了一下!

Lewis翻身而起,並拉起Pony:謝謝啦!快去幫忙吧!

Lewis拔出泛藍光的魔法匕首,hide in shadow,準備背刺大鳥(後來才知道是獅鷲)。

Pony也拔出長劍喊:火大啦!看我把你大卸八塊!

只見Pony跳到空中持著長劍,劍隨身轉,發出八道劍芒砍向怪物,怪物血肉橫飛,倒地不起。

激戰後,我們步行到哨站面前。這是一座花崗石建造的古城堡,四個方位的防衛塔被藤蔓纏繞,幾處殘壁屋頂好像被巨大的動物破壞而被整個掏空,其他都很完整。雖已過數載,仍能想像當年雄偉建築悍衛疆土的英姿。

走近,一面半平躺的巨門板以及一個凹陷的窟窿阻絕了我們前進。我心想:要調查這裡又加上馬蹄印,不應該大大方方的從正門進入吧!大夥一致認同。

沿著城牆走一圈,發現城堡後有一小門。Lewis用熟練的開鎖技巧,喀一聲把門打開。

Lewis仔細聆聽門後有無其他雜音,然而除了陣陣風聲,並沒有聽到其他聲音。Pony很小心的把門推開,大夥放輕腳步走進城堡,城內古典三層式建築,二樓有排窗戶。陽光斜照,無法看清是否有人。放眼望去!咦!左邊有間房間,一般石頭作的。

探險開始囉!Lewis大膽的走進房間旁聆聽了一下:低沉的吼聲!吼!吼!不像是房間裡發出的?分不清是什麼聲音,也許是外面動物聲的迴音吧!

爬上房頂,看到對面一排人影...敵人嗎?仔細一看,喔,是一排雕像。

Kafka發現地面上有一段奇怪文字及一條弧線連到房間轉角,是一種魔法咒文。Hiso投石問路。石頭飛過去,掉在地面發出一些聲響,沒事。

Hiso向Kafka建議:用砂蓋住,走過去就好了。Kafka托著下巴問著:好嗎?有什麼用呢?魔法咒文ㄝ!隨你吧。

Lewis與Pony站房頂上張望著四周。Kafka也爬了上來問有什麼異狀嗎?Lewis搖搖頭。

一片藍光升起落下。Hiso大叫著:好燙!好燙!以為咒文被砂蓋住了應該就可以通過!順手在上面揮動幾下,就被燙到了。

Kafka、Pony也從房頂爬下時,Lewis看見窗戶射出幾排藍光,咻!咻!幾支藍針從我頭上飛過,我喊著:有暗器!但Kafka、Pony一時無法閃躲,Kafka被射中左肩,Pony反手一劍,鏘鏘!把藍針撥落地面。

Lewis仔細觀察對面窗戶,還是老樣子沒有人啊!

d'Artagnan取出弓,向窗戶射了一箭!吱吱一聲,又是一片藍光起落,但對面並無藍針發出。Hiso回報調查完畢,有力場包圍的城堡穿過去會燙傷!大家回頭好了。Kafka拿起筆紙抄下奇怪的文字。

200個金幣而已不要太賣命啦!Hiso吆喝著。

Lewis心想:古城堡內少說也有古董啊!抱幾個回去,也賺不少錢,那能入寶山空手而歸呢?

正當大夥要走出門口時,Lewis向力場一跳!耶!耶!沒有事啊!也沒有藍光出現!Lewis向大夥喊著:進來啦!手不小心碰到力場線域,一片藍光又升起!哇,不會降下來了!又聽到吼!吼!某動物叫聲,離Lewis很近!

Kafka說:Lewis你就是那樣,不聽我們的話。好了,現在被困在裡面啦!Lewis苦笑:那我再從房間頂部爬出來就好啦!正要由門前爬上,一陣木門被衝破聲!

霹靂啪啦!木門內伸出尖銳的爪子,抓住了Lewis的身體,並聽到吼!吼!把Lewis向房內拉去!OH!MY GOD!救命啊!

Pony說:傷腦筋喔!救他吧!一個箭步衝進力場內!吱了一聲,並無大礙!Pony持劍砍向一隻穿著破舊衣服的爪子。它似乎也警覺到有人要砍他,所以鬆了一下!Lewis趁機掙脫往後跑。

d'Artagnan此時也進來幫Pony。突然整個門爆裂開來,只見兩隻披頭散髮、身穿破舊衣服、全身充滿抓痕的"人型動物"站在門口!兩眼充滿血絲,嘴巴流著口水,嘶吼著!!

Kafka叫:哇!狼人,大家小心!

狼人揮舞著雙手攻向Pony,Gabriel叫著:Lewis跳出來,裡面很危險!

好吧,Lewis要跳出來!砰一聲,被力場彈回,全身筋骨痠痛受內傷,傻眼了,離不開!

房間內似乎不只兩隻狼人,吼叫聲越來越大,也越來越多!Hiso看情況不對,也衝進力場內,Pony說:地方不是很大,只要擋住門口,一次兩隻狼人,我們應該可以解決。一面喊,一面用長劍擋住狼人的攻擊!

d'Artagnan兩手持著闊劍:看我如何解決!用力一揮,狼人的衣服是更破了,但身體並沒有受到傷害。狼人一手抓住d'Artagnan的闊劍,一手向d'Artagnan抓去,由上而下唰一聲!盔甲上出現五條爪痕!

Lewis由背上拿出短弓,一個反手射箭,咻一聲,沒想到狼人揮手把箭弄斷了!狼人整個身體撲向d'Artagnan,d'Artagnan一個不小心倒下。Hiso試圖伸手拉d'Artagnan起來,但另一隻狼人由門內衝出抓向Hiso,Hiso手本能一縮,沒事!

糟糕,防禦陣線被攻破!Pony兩面受敵,一手持小圓盾擋住狼人的五爪痕,小圓盾又填上一筆戰果!Gabriel見戰況不利,也想衝進來!Kafka拉住她,阻止她進去:進去就出不來了,而且妳的攻擊法術有用嗎??Gabriel回說,不行!!我的信仰與職責就是要幫助隊員並去除邪惡,那能棄隊員而不顧呢!說著也衝進力場內。吱吱幾聲,皮甲外有點焦黑,一些皮肉傷,然而,救人要緊...

Lewis大叫:天啊!快救d'Artagnan!

狼人兩手壓著d'Artagnan,一口咬向d'Artagnan頸部。Hiso看不行了,大喊:精靈劍式!持著長劍,由上而下空中出現一排劍影,狠狠砍向狼人背部,狼人一聲長吼~~~掛了!但d'Artagnan頸上掛著狼人的頭,受狼吻了!!Lewis連忙把d'Artagnan拉出來!

Kafka突然叫著:用火攻,用火攻燒死他們!

Hiso踩著狼人的屍體刺向另一隻狼人...Pony看到Hiso那樣地兇猛攻擊,也不甘示弱,看我"風之劍法、雙擊斬"!狼人瞬間變成四塊肉堆躺在地上。連如何出手?Lewis敏捷的眼睛都沒看到!Kafka拍著手:好啊!好啊!

真是的,別人在戰鬥而你卻在外面嘻鬧!Hiso嘀咕著,一不注意,狼人忿怒一爪,手臂一時閃躲不及,五爪痕留在身上,血噴了出來。狼人聞到血腥味,吼聲更大了!更興奮!似乎很久沒有吃過人肉的樣子!!

Gabriel幫d'Artagnan用繃帶暫時包紮,並且把長袖衣服的袖子撕掉,弄成布條塞入油瓶做成燃油彈!!Lewis用火把點燃了燃油彈,d'Artagnan接過,喊著要丟燃油彈啦!!忿怒地向房門內丟去。房內一片火海,傳來狼人的哀嚎聲!!

然而,站在門口的狼人更加忿怒,張牙舞爪攻向Pony及Hiso。Pony只能擋住攻擊,狼人力量太強了。Hiso一隻手流著血,一隻手揮舞長劍砍在狼人身上,但狼人好像麻木了一樣,不覺得痛。火勢似乎不是很大,看起來一會兒就要熄了!d'Artagnan又丟了一瓶燃油彈,並與Hiso換位,持著闊劍狠狠由下而上揮出一劍,狼人無法承受,倒入火場。

悲慘的吼叫聲在城內迴盪著!!狼人不懼怕同類被燒死,直接踩著屍體往門外衝,似乎知道出口只有一個,只有往前衝才能生存,否則會被火活活燒死!!即使身上著火也不管,爭先恐後衝出。Pony與d'Artagnan不得不往後退,四隻狼人出現在我們前面。但後面還有嗎?房間被紅燄及黑煙籠罩,看不清,怎麼辦??Kafka叫著想辦法啊!!

Hiso反而大叫你就只會在那搖旗吶喊不會想想啊!!Lewis怎麼辦?我想!我想!往前不行,左右又有力場,抬頭往後看看二樓窗戶。嗯!嗯!好吧!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往內衝吧!從背包拿出五爪攀繩索,拋勾住窗沿。有路囉!!Pony說:把他們通通殺光好了!!長劍刺進狼人心臟,小圓盾擋著狼人的五爪。推開屍體,全身都被狼人血弄髒。d'Artagnan也附和,對啊!!把他們都殺了!Gabriel雙手發出白光,口中念著我聽不懂的咒文。Hiso的傷口是止血了,但仍留下一條疤痕。不知道後面還有幾隻,我們還是找路退吧!d'Artagnan看來有點上氣不接下氣,體力耗用不少,一聲嘶叫,狼人又在Pony的長劍下死了!

火勢又開始變小!Gabriel身上的油瓶也用完了,叫著Kafka你還有油瓶嗎?Kafka托著下巴,好吧!既來之則安之,也跳進力場。吱!!吱!!長袍有點燒焦。Gabriel從Kafka背包拿出兩罐油瓶,又做出燃油彈。d'Artagnan將狼人逼退門口,Lewis問著如何?要往上跑還是殺死它們??經過一陣七嘴八舌的討論(狼人看到我們七嘴八舌,攻擊變遲鈍... ;P),好吧!採打帶跑戰術轉進上樓,以射箭攻擊掩護近身攻擊,Hiso由Gabriel手中拿過燃油彈,點燃,往房門丟。一不小心油潑出來,手上燒了起來,Kafka連忙幫他把火拍熄,手傷剛好就耍寶,真是的。

還好火勢燃燒到門口!又一隻狼人著火,慘叫聲及烤肉味迴繞四周,眼前只剩兩隻狼人,應該能逃脫!!Lewis兩腳並三腳,跟猴子一般爬上窗口,半個人正要進入二樓時,突然聽到金屬喀卡聲。一道藍光射向Lewis,完了,本能反應頭一歪,脖一縮,身體向前倒。藍光從後腦勺旁邊飛過,重心不穩整個人栽到二樓走廊地板,小命還在!!真幸運!底下的夥伴們喊著Lewis你還在嗎?有沒有受傷啊?Lewis叫著還在!沒事!沒事!並且四周觀看了一下,長長的走廊有一排整齊的守衛雕像及石像鬼,不知道是裝飾品還是...不管這些,剛剛從守衛雕像發射的藍針先想辦法解決吧。從腰帶小袋取出工具,小心卸下守衛雕像的盔甲,露出一組滿輕巧的機關。奇怪的是,似乎有人定期保養,沒有生蛌滷“峞C喀卡!喀卡!機關卸下。YES!!安全囉!!

然而,底下攻擊吼叫聲不斷!d'Artagnan在攻擊時,不小心被狼人抓中胸口,唰出五條爪痕,往後蹬幾步整個人倒在牆旁,兩眼無神。狼人也被闊劍一揮,整個頭被砍斷飛向力場、吱吱烤焦了!!Gabriel連忙念咒文急救d'Artagnan。只見Gabriel滿頭大汗,法術似乎耗盡,d'Artagnan身上與胸前血痕漸漸愈合,但看起來暫時不可再做激烈的戰鬥。

Lewis站在窗口邊,Kafka用繩子將d'Artagnan綁住,我馬上將d'Artagnan拉起來。再把Gabriel拉起。兩個窗口都拉人比較快。Lewis一腳踢向守衛雕像,沒有動靜。心裡毛毛的,還是將整個雕像拆了,內部機關也因被我一踢,有點故障,輕鬆的拆了下來。只剩下Pony、Hiso、Kafka在底下了,Lewis站在另一個窗口,放下另一捆繩索,並取出短弓射狼人。Kafka在Gabriel、d'Artagnan協助下爬上二樓。

由於小房間內的火勢暫時阻隔狼人的攻擊,所以現場只剩兩隻狼人在戰鬥著。遠程攻擊得冒射中隊員的風險,但仍必須儘快救出Pony和Hiso。d'Artagnan忍著傷痛,也取出長弓射擊狼人,箭出弦斷,箭從Hiso尖耳朵旁咻一聲直射中攻向Hiso的狼人眼睛,幸運的一箭!Hiso趁此機會,把狼人踢入房門內,讓火解決它吧!Hiso與Pony分別把繩索綁在腰上,d'Artagnan及Kafka用力往上拉,Lewis則不斷射箭干擾狼人追殺!!狼人五爪抓住Pony右腳,Pony見狀用左腳往狼人頭上一踹。只見狼人臉上一個大腳印,屁股往地上碰了幾下...OK!全員暫時脫離險境。

Kafka很仔細地看了四周,除了一整排守衛雕像與懸掛在屋頂旁的石像鬼,並無其他物品。儘管如此,仍感到似乎有人在監視我們。在這休息並不是很安全,得另外找個好地方。而且經過激烈戰鬥應該有其他人發現了我們,萬一再來,就無法阻擋了!第一個與第二個守衛雕像之間有個門,調查看看好了!Lewis把繩索收起來,回頭說要再往前調查嗎?各位能動的話,我沒問題。Gabriel說需要休息回復體力及法術,Hiso也想重新瞑想。Lewis在守衛雕像旁踹了踹,卸下守衛雕像的盔甲、露出被踹歪的機關。Kafka說Lewis我幫來你,拿著火把正要到我身後時,Hiso也好奇地跑到我旁邊。我邊拆邊說著不用、不用、很危險,喀卡,我突然發覺這機關與前兩個不一樣。但來不及了!一時亂箭四射,百箭齊飛...


Author:Lewi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