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


第一節    暗紅的記憶



四處散落的石塊、斑駁的地板和懶洋洋的青苔,這,應該就叫做廢墟吧。可是,一桿深黑色的長槍,就這麼固執的釘在牆上。釘住了空氣、釘住了時間、釘住了一股凝結的怨念。奇蹟般地,槍身上繁複的花紋竟然清晰可見,也許是連灰塵都不願意接近那黑暗吧。

轟然一聲,隨著石塊的掉落,斷斷續續的亮光不識趣地侵入了這場景。在光亮的縫隙中,數個沾滿泥土的身影隱約可見。就著搖曳的燈光,闖入者很快地環視了周圍,貪婪的表情立刻轉為憤怒。從這一地的打鬥痕跡看來,想必是有人捷足先登了吧。只剩下這桿鬼槍,也不知道能賣幾個錢。

忽然,一股濃烈的腥味驚得他轉過身去,回頭的同時,只見一具原本該是同伴的軀體以不正常的姿勢倒臥著。在燈光的映射下,一片暗紅色的液體緩慢的在地板上爬動。而另一個灰色巨大的身影,也在這時闖進了燈光的範圍。閃動著黃色光芒的雙眼,奇異地揉合了狂熱和憤怒。

一聲淒厲而短暫的叫聲之後,石室終於又回到了那永恆的平靜。


黑色的平靜。


暗紅色的平靜。


除了一具破碎的屍體之外。它似乎是在抗拒著什麼,又像是在否定著什麼。但顫抖的四肢終於還是勉強地征服了地心引力的誘惑,撐起了一個矮小瘦弱的軀殼。由那雙瞳孔中透出來的黃色光芒劃破了如此黏稠的黑暗,射向房間另一個空曠的角落。那雙被忿恨充滿的眼睛,是野獸的眼睛。不,更正確的說,那是野獸中的野獸,是不屬於這世間的眼睛。

也許是幻覺吧,一聲悠長的嘆息迴盪在那空曠的角落堙C

矮小的身影伸出了雙手,雖然動作還有點不自然,就像是操線人偶一般。但終於還是輕鬆地取下了長槍,拾起了油燈,爬過了洞口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『如果這是個夢,為什麼我還不能醒來?如果這不是個夢,我又為什麼要醒來?』


上一節 下一節


Author:Tomahaw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