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
第二節    魔劍聖書



Kafka走到某個側門前,連接著唸出地圖上同樣編號的古地名,門發出一陣輕聲,接著一道閃光劃過門面。

Kafka:原來這就是開門密碼。

*眾人:為什麼每次開門的關鍵在門外都有提示?
*Schroeder:怕自己人忘記密碼...

依照同樣的方法,眾人將四座門都打開,四個門打開之後,最媞搌漱j門也緩緩打開。眾人決定先察看四座門後的房間。發現四個房間分別是藥草室、圖書室、實驗室和武器室,於是眾人分頭搜查。

Kafka在圖書室裡察看了一下,發現都是一些宗教書籍。Petro在藥草室找到幾瓶治療藥水。Velda在實驗室檢查,沒看到什麼東西。Schroeder和Snowwolf則進了武器室。

就在眾人檢查之際,武器室突然傳來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音,接著是一聲淒吼!

Kafka、Petro、Velda連忙往武器室跑去。只見狹長的房間兩旁擺滿了各種武器,Schroeder站在房間尾端,面前有個長桌,桌上擺著一個玻璃櫃,然而玻璃櫃似乎被打破,裡面的東西已經被拿出來了。

真正詭異的景象是,Schroeder手上握著一把黑色的長劍,劍身淌著血,泛出邪魅的光芒。而Snowwolf倒在旁邊,全身是血。

Velda最先趕到門口:這怎麼回事!?

只見Schroeder眼神迷離,似乎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。

*Kafka:糟糕,Schroeder被魔劍附身了。
*Petro:那怎麼辦,把他殺了嗎?
*Kafka:是我徒弟ㄟ,下不了手...
*Velda:我下得了手,可是打不過。

(由於事發突然,眾人又不敢接近,於是背後靈們陷入討論地獄)

*Kafka:這個房間是狹長的,可以發個閃電術,然後趕快關門,這叫「閃電關門術」...
*Velda:我覺得應該先把劍從他手上震掉...
*Petro:一個人去震掉劍,另一個趕快去揀...

Velda掏出遠程武器向Schroeder射去,Petro則施展定身術。此時Schroeder突然回神,手一鬆,長劍掉落地上。

Kafka:徒弟,你清醒了?快出來!

Schroeder連忙退到門口:我...只是看到那把劍很稀奇,於是打破櫃子,然後就失去意識...Snowwolf怎麼了...

倒在血泊中的Snowwolf似乎已無生氣,從傷口來看,是被一劍斃命的。

Kafka:看來那把劍控制了你,把他給殺了...

Velda:他真的死了嗎?

*Petro:DM啊,讓他掙扎一下吧。
*Schroeder:丟掙扎檢定嗎。
*Velda:他這樣會變成undead,可以turn掉,哈哈...
(一群冷血的勇者... -_-)

Petro見Snowwolf已藥石罔效,便決定予以超渡。Snowwolf的屍身上,突然泛起一陣白煙,傷口似乎開始癒合!

*Kafka:要變成殭屍了啊。
*Snowwolf:你們這樣對我不仁,別怪我不義...
*Petro:我血還很多,不怕你。
*Velda:總覺得他好像會打我,趕快先喝藥水。

見到Snowwolf的屍身發生變化,眾人見覺得不妙,盡皆退出房間。

Petro:看來情況危險,我們別繼續待在這裡,往後面衝吧。

眾人衝向長廊底端的出口,門後是一道向上的樓梯。

*(背後靈們仍然念念不忘Snowwolf)
*Velda:我覺得應該還是有救,他如果把劍撿起來,我們可以再把它打掉。
*Kafka:可是就算沒有劍,他還是已經死了。
*Velda:至少不會被劍附身,作個「清白的屍塊」...

眾人上了樓梯,感覺十分寒冷。樓梯上方是個圓形的大房間,牆壁是由冰磚製成,但冰牆外面燃燒著火元素界的熊熊火焰,是一個在火焰中的大冰室。眾人都沒見過這等奇景。

*Velda:大家都好冷靜,我們剛死了一個同伴ㄟ...
*Petro:這也是沒辦法。

房間中央上方,冰凍著一隻龍的遺骸。

*Kafka:難道是dragonlich...
*Velda:不要再講這種可怕的事情,以免提示DM...
*Petro:前面有龍,後面有殭屍。
*Schroeder:殭屍是最後的魔王。
*Snowwolf:都是你的錯啊...我是無辜的...

從大小來判斷,這似乎是遠古的巨龍。龍的遺骸圍成半圓形,半圓中央放著一個石棺。

Kafka緩緩向石棺趨前,突然感到一股殺氣,不禁停住腳步。石棺前方突然冒出一個人影,是一副人形的銀白盔甲,頭盔上有支角,手上握著一把大劍,站定在地上。

Kafka:來者何人?

白盔武士沒有反應。

Kafka向上飛起,緩緩繞著外圍飛。白盔武士泛著藍光,也浮了起來。

*Velda:空中決戰吧。
*Kafka:你們不做事嗎?
*Velda:只能看你表演。

Kafka:徒弟,快趁機衝過去開石棺!

Schroeder想從側面鑽過龍身接近石棺,白盔武士又降了下來。

*Kafka:嗯,一上一下,他只能擋一個。

眾人分別從不同方向慢慢接近石棺,一邊觀察白盔武士的動向。但若有人過於接近,白盔武士就舉起巨劍,眾人見狀便再後退。此時Velda爬上了房間後方的高台,用身上的繩鉤纏住上方的巨龍軀體,然後向眾人作個手勢,作勢跳向石棺。眾人也同時向前衝。

白盔武士揮劍攻擊Petro。Velda則成功跳至石棺上,感覺上面有股魔力,還有個看不太懂的符號。

Petro與Schroeder擋著白盔武士,Velda也從後方對其攻擊,Kafka趁機衝向石棺施展Knock,石棺上的符號閃了一下,法術似乎無效。Kafka很快地檢查石棺,發現四周都是魔法文字。Petro趁空檔施展dispel magic,符號仍只是閃了一下。但白盔武士劈頭向其砍來,Petro頓時重傷。

Schroeder:怎麼辦?打不過...

此時,入口外面傳來混亂的爆炸和人聲。

*Kafka:果然如我所料,有人來救我們啦。
*Velda:來救我們的?是誰?
*Kafka:還會有誰...
*Velda:喔...總是在最後搶戲的NPC...
*Kafka:這樣就坐下來看戲吧。

眾人聽到有救兵,紛紛改採守勢。白盔武士見眾人退開,便不動作。不多久,Ronderick和美神進了房間。美神架著兩個長廊外的牧師。

Kafka:你終於來了,知道石棺裡面有什麼嗎?

Ronderick:應該是聖書Ashana Cordex,記載了上古宗教的事蹟,我也沒有見過。

但Ronderick和美神似乎也不知如何開啟石棺。

(眾人又進入討論)

Kafka突然身上的神書,拿出來翻到最後一頁:啊,上面多了一個字:「血」。(偷看攻略本?...*_*)

眾人開始討論要用誰的血。周圍空氣似乎愈來愈冷。最後決定每個人都捐些血,然後一起衝向石棺。

白盔武士一劍擊向Ronderick,Ronderick勉強地架住。Schroeder成功衝至石棺前,將血倒下,石棺上的符號發出持續藍光。眾人與白盔武士展開車輪戰。石棺發出絲絲聲音,棺蓋似乎鬆開了。看到石棺鬆開,Kafka馬上在空中施展念動術,想翻開石棺。

此時,不知何處傳來一陣低沈的聲音:很好,這是你們的獎賞。

Kafka突然感到身後有件物體飛來,反射地回身想接住,但仍然被撞到地上。回神爬起一看,倒在地上的正是昏迷不醒的奧瑪教皇!

*Kafka:好像叫不醒,Schroeder來親一下看看...
*Velda:哇咧。
*Snowwolf:醒來的話就要一人同時分飾兩角,高難度演技喔。

Kafka向上看,發現Phillious在空中看著。

Phillious(戰神):哼哼,我們又見面了。

Kafka將教皇交給Petro。Phillious(戰神)拿起大劍,隨手展開攻擊。

*Kafka:怎麼他先動?
*Snowwolf:他是神啊,愛怎麼動就怎麼動。
*Petro:可以拿教皇去檔。

Phillious(戰神)似乎只是隨手亂揮,傷害不重,但是卻用十分鄙夷的眼光看著Kafka,就像看著昆蟲一樣。

*Kafka:喔,那我用看著「蛔蟲」的眼光看著他。
*DM:你有看過蛔蟲嗎?
*Kafka:有啊,電視新聞上次不是有23公尺的蛔蟲。
*Snowwolf:那好像是「蟯蟲」。
*Kafka:那我用看著「蟯蟲」的眼光看著他。有什麼不一樣嗎?

石棺的光芒愈來愈亮。白盔武士擊中Ronderick。

美神對Ronderick叫:主人危險!

Ronderick似乎已經受傷不輕,Velda試圖將其拉出。

*Kafka:Ronderick,你難道真的要掛在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了嗎?

Phillious(戰神)降落在地上,白盔武士轉身對著他,眾人趁機退後。

Kafka對Phillious(戰神)道:好吧,你到底要什麼?

Phillious(戰神)緩緩道:感謝你們打開這個石棺。

Kafka:這個石棺須要Ronderick的血才能開是吧?

Phillious(戰神):沒錯,須要王族的血。

*Schroeder:Ronderick是來捐血的。

Phillious(戰神):現在這個殼子也可以一起還給你們了。

只見Phillious的神情突然轉為痛苦,直直倒在地上。原來的位置上出現一個十分壯碩的男子,似乎是戰神的形象。

戰神:終於...自由了...

白盔武士身上燃起藍色的火焰,盔甲一片片脫落崩壞。房間的溫度遽降,眾人不禁冷得發抖。

戰神自顧自將巨劍插在地上,低聲道:覺醒吧!

眾人見狀,連忙將教皇和Phillious帶著退出房間。

臨走前,只聽到戰神繼續喃喃自語:...讓我們拿回本屬於我們的東西吧...

冰室與長廊都開始崩壞,眾人在火焰衝上來之前,奮力向出口逃出。

*Velda:根據RPG定律,現在基地要毀了,大家快跑吧。
*Kafka:只要我們經過的地方都會毀掉,我們真是瘟神。

此時,在某個房間中,一個人影在火海中緩緩站了起來,四周都在燃燒,他看看手中的劍,向前揮出,火焰被劈開一條路。他向前無目標地走,來到一個圓形的大房間,裡面只剩下一個空石棺,到處都在燃燒。他似乎呼叫著什麼,然後一轉身,頭也不回地衝出去...


上一節 下一節


Author:Arty